歌音咲

✧♬‧*˚花葉縹✧♬‧*˚
翻译/填词
翻译转载请注明译者 填词大概转载禁止

只祈祷在漫长得令人悲伤的夏天,纸上的细小文字能够埋葬在纯白色花海氤氲出的气息里,温柔的仿佛抚过脸颊的歌会静静地在透明的天空中响彻。

葉書——想要靠近你所在的世界【一】

一 『深海』


    我为何诞生于此?
    无所依靠,无所寄托,无所祈愿。只是如此没有理由地存在。
    然而我却如此安然。
    每天醒来,都是一如既往的白色房间,单调得让人害怕。重复着同样的,用没有温度的手指触碰着冰般牢固的玻璃幕墙的动作。日复一日,看到那个仅有一墙之隔的世界,看着其中的人们,与我一样重复着同样的生活。
    试着用目光,传递不知道接收者的讯息。


-
    「嗯?」
    被闹钟吵醒的我,揉着朦胧的双眼,坐起身来。窗纱被风吹起又落下,本该在此间隙看到窗外春末夏初的景色。而现在,在薄红色的纱下,在初升的阳光还未到达我的窗口之时,窗台上,有一个纤细的人形。
    我只当是梦境的残留,自顾自地穿起衣服,并没有多注意什么。待我伸手撩过乱飘的窗纱,一个长发少女赫然坐在窗台上,在空中晃动着双腿,出神地朝外面望着。
    我想我一定没有睡醒。就这么一边想一边准备回转身去,少女忽然面朝我,恶作剧般地笑。
    「这个世界真好呐。」
    说着她看似敏捷地翻下窗台进入我的房间,实则被书桌上的书所绊倒,跌落在书堆里。我既惊诧又无奈地从书里把她解救出来。她一边狼狈地爬出来,一边用手指梳着葱色的长发,刚才脸庞上的调皮神色荡然无存。我歪着头看她,少女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整理好裙子的下摆,然后非常正式地站到我的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我叫初音未来,对这个世界还不是很熟悉,请你多指教哦。」
    「这和你恶作剧的眼神一点也不配哦。」
    「哪有!我是想吓你一跳的,没想到…没想到你一点也不被吓到,为什么?」这个名为未来的少女面对我的揶揄很是沮丧,鼓起小嘴,俨然一个恶作剧未成而被识破的孩子。
    「嗯…因为你很可爱啊。」我拍拍她的头,她这才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我才不会告诉你,在看到你的瞬间,我觉得自己曾经在某处与你相遇。即使容貌是陌生的,即使在搜寻记忆时并没有找到那一页,但是,心中莫名地安心,就好像找到了以前一直没有发现的珍贵事物。
    我一边收拾着未来跌落而留下的残局,一边在心里想着,嘴角不自觉地露出很久都没有过的笑容 。


--
    因为与未来的相遇,结果上学迟到了。
    我无奈而又愤愤然地在走廊里罚站。太可恶了,今后绝不会因为乱七八糟的事耽误时间了!
    正这么想着,寂静的走廊里忽然传来脚步声,形成回音。我抬起头,未来正迈着轻快的步伐朝我走来,葱色的双马尾一甩一甩的,十分可爱。然而我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这个未来就是引起我今天早上迟到的祸端。我用充满怨气的眼神盯着她,她好像什么都感觉不到似的径直向我走来,一边还望着教室里的同学们:「哎,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外面啊?」
    「你说呢?」我被她无动于衷的神情惹火了,「还不是因为今天早上要收拾你弄翻的书结果迟到了!然后就被罚站了呀!」
    「我才不是故意的...」未来小声嘀咕着,一副很是无辜的样子,但我还是很生气:「那你就不要过来给我捣乱呀!」
    「我才没有给你捣乱...」未来更加委屈了。我刚想再开口数落她几句,教室门突然打开了,班主任以不可思议的神情瞪着我,目光凛凛地透过眼镜片:「汐颜同学,你在迟到罚站的时候竟然还大声自言自语,看来你真的需要好好反思一下了!」
    紧接着,「砰」地一声,门狠狠地关上了。
    笨蛋,没看见我正在批评这个害得我迟到的家伙吗?!我在心里气愤地喊着。身旁的未来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我,仿佛看透了我在想些什么:「别人都看不到我的...」


---
    放学回家,我甩手将书包扔到地上,一声不响地倒在床上闭目养神。未来本来正规规矩矩地坐在我的书桌前翻书,听到我的动静,试探性地小声问我:「那个...汐颜,今天过得怎么样?」
    「糟糕透了。」我将脸埋在枕头里,闷声答道,「我今天差不多在外面站了一天,每个人走过都看着我,丢死人了。那个班主任只会罚站人,真差劲。」
    「这样啊...」未来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般欲言又止。我翻了个身到床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她:「对了,为什么别人都看不到你,只有我可以?」
    听了我的疑惑,未来并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话,而是静静地合上书,站起身来。与此同时,我第一次认真地观察未来的容貌:水浅葱色的长发扎成双马尾垂在身体两侧,差不多长到膝盖。大大的蓝色双瞳亮晶晶,因为此刻正在思考的缘故,长长的睫毛蝴蝶般上下翻飞。樱桃色的双唇微微抿着,引人注目的是唇边的麦克风和与之连在一起的耳机。纤细的身段,雪白的胳膊和颈子给人脆弱的感觉。在今天遇到她的这段时间内,她一直穿着颜色与发色相近的奇怪制服。这样的容颜,这样的衣装,在现实中应该不怎么平常吧?然而她,为什么选择了我来接受她的突然出现?
    「为什么选我来...」
    「不、不是。」我刚开口询问,沉默了许久的未来忽然出言否认,声音与声音的交叠显得有些突兀。她顿了一下,抬起眼望向我,嘴角重新泛起笑意。「是你选择了我哦,汐颜。」



----
    之后,未来并没有向我提及她的事的意思,我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她的脸上又焕发出无限光彩,仿佛刚刚的微妙气氛从未出现过。我在心底暗自思忖,或许,我今天刚遇见她,因此不至于让她告诉我全部吧?
    「汐颜,快带我去尝这个世界上好吃的东西,好不好?」未来兴高采烈地摇着我的胳膊,满脸都是期待。我苦笑着回答她:「可是我很久都没有上街了呢。」
    「没关系,那就一起去看看吧!」
    不由分说地,未来拉起我的手就向外跑去。华灯初上,与仍残留在天际的少许暮色融合成昼夜变换时的景色。未来的步子很轻快,让人产生她没有质量的错觉。长发飘舞,触到过路人的脸颊,他们惊讶地抬起头,却只看见一个少女在暮色沉沉之中奔去。
    未来终于停了下来。我喘过气后抬头,未来亮晶晶的瞳中映着糖果店里的缤纷。「还真是个孩子啊。」我在心里想,差点笑出声。不过未来似乎是真的看得出了神。「糖可不能当饭吃哦。」我装作严肃地告诉她。未来的脸上闪过一丝失落,不过马上又笑起来:「但是未来真的很想尝尝呢。」
    捏着钱的手微微湿润,我竟为了这种最简单不过的事而紧张,大概是因为很久都没有跟人打过交道了吧。但这是我自己给自己加上的桎梏罢了。想起曾经——时间并不久但其中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的那时候——我也如同未来般期待地望着琳琅满目的糖果发呆,然后一个名字都已忘记的某人总是一边笑着说我幼稚,一边将糖买下满足我小小的欲望。而此刻,未来正轻轻拽了拽我的衣角,指着店内最大的那个棒棒糖小心地问我:「嗯...我想要那个,可以吗?」
    这却只是我的映射,将角色调换,画面不改。
    「未来已经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吗?」并排坐在长椅上,看着未来费力而满足地将棒棒糖的上端一角含在口中,我问她。未来很认真地想了想:「也许以后还会有更多吧,但是现在,我吃着它,觉得很幸福呢。」
    真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我在心底轻笑,却又在无意中夹杂了些许自嘲的意味。



-----
    因为某一个不记得了的梦境惊醒。而按亮闹钟,却只是夜半。摸摸旁边,本该睡在身旁的未来却不见了。抬起头,只见窗边清冷的月光下,未来如同今早一般出神凝望着外面,身形的轮廓被淡光勾勒出神圣的色彩。不知道什么时候爬起来的她,却依旧改不了这个固执般的习惯。
    「固执——因此而显得独特吗?」看着她的背影,我不由得想着。也因此模糊地想起了一些场景——入睡前的未来。未来有些呆呆地拎着一条毯子,不知所措地铺在地上,问我:「我今天就睡在这儿吗?」之后,在我反复强调并努力将她的毯子铺到我的床的一侧时,未来才明白她可以睡在我旁边。说实话,挺担心未来会被睡相不好的我踹下床去。不过至少今晚没有。但是此刻的她却起身凝望,背影一动不动,大概很认真吧。
    「在想什么呐?」我换作轻松的语气将一只手搭于她的肩头。未来扭过头,似笑非笑地望了我一眼,之后低下头去用手指摆弄起自己的发尾:「什么也没在想哦。」
    「真的吗?」我笑着绕到她的身前,挡住她的视线。未来显得有些拘束地稍稍转过脸:「其实也有在想一点点...」
    「如果是汐颜,在月光下会想些什么呢?」我刚在心底偷笑,未来却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地反问过来。脑海里一个人的身影不合时宜地浮现,我连忙将其挥去。那一瞬间的动摇表情或许有所表露,因为未来仿佛看透了什么,稍稍得意地轻甩了一下长发。我有些不安,不知道如何将话题继续下去。但是未来又再次将目光移向窗外。
    「我在想啊...夜深了,整个世界的喧嚣都失去了,与白天里,甚至几个小时前都完全不一样了。竟然能变化得那么快,真是让人无法想象啊。然而到了明日天明,一切又会恢复到热闹的状态——就会这样不断地重复下去吧?这样的生活是否有意义呢?当这里的人们过着这样的生活之时,也不知道,在那个世界的我是否感到孤独呢?」
    未来轻轻地吐露出心声般的言语,眼神飘忽不定地投向窗外的夜色。而我只是出神地望着她的唇的张合,以至于无意间将最后一句话听漏。




------
    之后的几天里,日子依旧平淡如水般地流过。每天背着书包去上学,而未来也依照着我的嘱咐不离家太远。我给她留了一把钥匙,以便让她可以出门看看,慢慢学会适应这个世界。至于她会去哪里,我却并不能得知。只是有时趴在学校走廊的栏杆上向远处眺望,会忽然想起她来。今天未来又会到哪里去散步呢?有没有发现什么新鲜的,或奇怪的事物呢?不知道我不在,她会不会感到孤独,或是不知所措呢?
    还好别人都看不到她,这样能减少很多麻烦,也能让我比较放心。每天回到家,未来总是能迅速地打开门,还没等我坐定,便会说起许许多多的新奇见闻。
    天渐渐转暖,风也变得柔和起来了。这天,我回到家门前,敲了敲门。平时如约而至的未来却没有来开门。我有些纳闷,便找出钥匙打开了门。屋子里,没有未来的影子,我略微着急起来,正想出门寻找,未来却出现在门口。
    「真抱歉...今天回来晚了。而你着急了。」我还没开口责备,她却先面带愧色地鞠躬道歉。在弯下腰的一瞬间,我偶然瞥见了她藏在背后的手里握着什么。
    「那是什么哦?」我好奇地问她。未来一副「被你发现了」的略微失望表情,不过还是将捏在手心的东西举到我面前。那是一束花杆纤细的白色花朵,被未来很整齐地聚拢到一起,成为了小小的花束。纯白色的细长花瓣显出丝绸般的质感,鹅黄色的花蕊点缀其间,小巧又精致的样子。不过我并没有见过这种花,虽然样子很普通,但仍然叫不出名字。
    「你在哪里找到这种花的呢,未来?」
    「嗯...在,在那里吧...」未来伸出手向窗外乱指了一阵,也没能告诉我正确的方位。看来未来的地理并不是很好。我暗暗想着,未来见我不太相信她的样子,连忙非常认真地说道:「下次我带你去看啊!」
    「好啊。」我欣然答应她。未来顿时露出了兴奋的表情,真是毫不掩饰。看着她将我放在桌子上积了很多灰的花瓶小心地擦拭干净,装上清水,再非常虔诚地插上花束,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孩子,对这个世界的事物真是用心呢。



 -------·
    「汐颜,我们今天去看那种花吧?」
    再提起来,却已经到了两周之后。彼时正是立夏刚过的周末,阳光洒落到脸颊上已经有了微微的热度。在这之前,花在花瓶里即将枯萎的时候,未来就早早地把它的花杆剪短,细心地夹进书里压实。「这样就能留下它的绽放模样了吧。」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这么做,我站在旁边看着她忙活,心想,这样纯白的颜色还是会褪去的呢,我以前也这么做过,结果还是没能保存好。然而看着她极其认真的样子,还是没有说出来。
    未来一提起,我便想起她曾说要带我去看的约定。于是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未来头上戴着我几年前买的白色草帽,上面有一圈天蓝色的镶边,很适合她。
    未来执意要带我走一条小路。她蹦蹦跳跳地于琥珀色的石径上向前,我则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一边张望周围的景色。这确实是一条风景很美的路,阳光洒在小石边的细草上,染上淡金色,一些不知名的彩色花朵繁星般夹杂在其中。春天开花此时已经花落的树木立在路边,嫩绿色的尖叶在渐渐变深变宽,迎接着即将到来的炎夏的炙热光芒,因此并不感凋花的寂寥,只觉一切都在展现生机,展现春夏交接的画布上明亮的色彩。
    「到了!」
    未来一声呼唤,使我的目光由左右变向面前。期待着那一片纯白色的花海,然而努力张望,却只能看到齐腿高的一大片草地,只有偶尔的几点白色证明此处曾有过盛大的花绽景象。我诧异地将目光投向未来,未来显然面对这草地比我更惊讶,她尴尬地结巴了半天,才这么轻轻地吐出几个字:「...花好像已经开过了。」
    显然是很失落的神情,眼角略微泛起暗淡的光。大概是没有想到吧,以为能带我看到那样令她着迷的景色,然而却没能如愿。这样想着,我将手放到她垂下的脑袋上:「没关系哦未来,即使没有花,这里也依然很美。」
    「但是你没有看到啊。」未来仍然低着头,小小声地念叨着,甚至快接近哭腔。
    「我看到了,你不是把它们带回家了吗?」未来的身高与我差了那么一点儿,我稍稍屈膝,使我的眼睛能直视她遮在宽大帽檐下的带着难过神色的脸:「而且等到明年,这里又会开花,到时候,你再带我来看,不是也可以吗?」
    「明年还会有吗?」未来微微抬起下巴,以不确定的声音询问我,仍然没有直视我的勇气。我笑了。「来,我们约定吧,以后每年都来这里。」我向她伸出小指,「只要未来在,这里的初夏都会有最美的花海,我跟你保证哟。别难过啦,你看,今天的阳光是不是很温暖呢?」
    未来犹犹豫豫地将自己的小指搭上我的,拉在一起,许下约定。她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大概是终于相信了我的话吧。
    不一会儿,未来就恢复了以往的活力,在那片辽阔的草地上奔跑起来。我则躺在草地上,松软程度刚刚好,间或有柔软的细草扎到脸颊,痒痒的,却也很惬意。仰头便是蓝天,阳光亮得只能眯起眼,数那很远很高的天际的丝缕飞行机云,倦意也慢慢涌上来。
     快要睡着的那一刻,眼前的天空中莫名其妙地飞来一个不明物体,还没来得及思考,它便降落在我的脸上,蓝天不见了。「什么嘛!」我有些气恼地坐起来,脸上的草帽掉在膝盖上。远处传来未来的欢乐笑声,果然是她的恶作剧了。这么听着,我也不知不觉笑起来,真是终于让她得逞了呢。这个调皮的未来。
    风很柔,很轻,看到远处依旧乐此不疲地奔跑跳跃的未来在草间穿梭,我微笑着闭上眼,呼吸,记住了那一刻的阳光和风的味道。

[第一章完结]


评论 ( 4 )
热度 ( 2 )

© 歌音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