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音咲

翻译/填词
翻译转载请注明译者 填词无授权转载禁止

✧♬‧*˚花葉縹✧♬‧*˚

只祈祷在漫长得令人悲伤的夏天,纸上的细小文字能够埋葬在纯白色花海氤氲出的气息里,温柔的仿佛抚过脸颊的歌会静静地在透明的天空中响彻。

葉書——想要靠近你所在的世界【二】

『流星』

 

被一束光芒所吸引。

细小的,微弱的,即使如此也在坚持绽放的那束光。

努力地伸出手去捕捉,去靠近,去用心感受那片刻的温存,哪怕知道它终会消逝。

海退潮了,地平线开始远去,天空这块无边的调色板染上厚重的深青色,世界即将沉入睡眠。

一定有人会因可怖的梦魇醒来吧,也一定有人会心藏思念而无法合眼吧。婴儿在母亲怀抱里展露甜美的睡颜,轻微的呼吸酝酿着又一场未知的旅程。

那个被寄托着我的期待的孩子,今夜是否能感知到我的心情?

 



-

课间休息。总算逃离了上课凝重气氛的我扔掉笔就到窗边呼吸新鲜空气。身边距离一米处有一群围在一起的女生,叽叽喳喳地正讨论着什么。我并不想融入其中,因此稍稍偏过头,然而那话语声还是被捕捉进了脑海。

「哎,你知道最近很流行的虚拟歌姬吗?」

「嗯?你是说初音未来吗?她真的好萌啊!」

「对啊!特别喜欢她的形象,她的衣服还有发型!」

「诶,你们都认识哦?我也超爱她的!」

......

未来的名字进入耳中的瞬间,神经就猛地绷紧了。不自觉地转过头去看着那些正兴高采烈地说着的女生,她们察觉到了我奇怪的目光,慌慌张张地散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早已习惯被这样「特殊对待」了,只是忽然发现那个原本以为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名字竟被人们熟知,并对她抱以「好萌啊」「好喜欢」这样的话。虽然未来确实,很吸引人呢。

「是不是,每个人的身边都有一个未来呢?」

说的也是,为什么她会只选中我,说不定每个人的未来都不被别人察觉般存在着...

脑袋里各种各样的想法涌在一起,根本无法冷静。深呼吸,那个未来又浮现在视网膜的背面,笑着,在我心里系上解不开的结。

未来。那个忽然出现的未来,那个喜欢恶作剧的未来,那个努力想让我看到她喜欢的风景的未来,那个总是眺望窗外的未来。

我连她为什么出现都不知道,我连她来自哪里都不知道,就这样习惯了她的存在。只不过,她也被别人这样接受了而已。

头微微疼痛起来。想起她轻轻说过的话:「别人都看不到我的...」

之后,就再也无法集中精神。

 

 


--

「未来...」

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放了学却没有回家的我,坐在未来曾满足地吃着棒棒糖的那个长椅上,漫无目的地向前方川流不息的车辆投以空洞的眼神。如果我很晚还不回家的话,未来会着急吗?也罢——现在的我正想看看她着急的样子。

那个名为「占有欲」的东西正在我心中的黑暗角落里向外蔓延,我却将它曲解为报复心理。

闭上眼将头往椅背上后靠,再睁开,熟悉的颜色在面前呈现。未来的水浅葱色,一眼就能辨别出来了。再将视线上移,便看到了未来的脸的倒像。不习惯倒着看事物,因此并不能确定她脸上写着什么样的表情。然而我却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直到太阳穴的充血感迫使我不得不再次闭上眼睛。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我还是缓缓地开口了,声音连我自己都觉得冰冷。

「...汐颜?你怎么...」

「你是唯一的吗?」还没有等未来说完我便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终于还是忍不住这么问了。眼眶有点发热,我假装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般依旧紧闭双眼,努力控制不听使唤想要牵动的嘴角。

「我...」未来的声音有点颤抖,我察觉到了。同时也捕捉到了她细碎的脚步挪动声,是在向前,还是向后?

「...我们回家吧,好不好?」听得出未来在拒绝刚才的问题,她努力改变语气,像是想让我不要怀疑她的犹豫。

「不要!」拒绝地喊出来,终于把头向前仰去,就算睁开眼也只能看到伴随疼痛的漆黑星点。那顺着脸颊的曲线落下的大概是泪,咸涩得心里一紧。想要摆脱什么似的猛地站起,跌跌撞撞地还是向家的方向走去。

而未来,好像是一直跟在我身后吧。虽然我并没有回头。

 

 


---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稍稍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地坐在地板上,身旁的未来手捧纸巾不知所措地望着我,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出声。

伸出手去抚摸未来柔软的葱色长发,我狼狈地笑了一下,虽然自己看不到,但大约这表情歪曲得可怕:「如果所有人都看得到你的话,都会觉得可爱,是不是?」

沉默了几秒,未来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地开口了:「未来就是为此而生的。」

「嗯。」我苦笑,简单地应了一声。

「但是...」未来忽然认真起来,第一次直视了我的眼睛:「我不是。」

「你...你不是未来吗?」

「是啊,我是。」抛开愣在了原地的我,未来站起身,径直走向窗边,「呼」地拉开窗帘。夜色涌入,笼罩她一个月前出现的那个窗台。她轻轻地一撑,坐了上去,面朝我晃动起双腿。我反复咀嚼着这些话,然而还是没能读懂其中的意味。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未来吗?」

「不,这个世界上,真正出现的只有我一个。」未来停止了晃动,在深色的夜中能看见她晶亮的瞳,「但我并不是真正的未来。真正的未来...在另一个世界里,与这里一墙之隔的世界。人们能够通过科技发展的产物看到那个未来。但我呢,在这个世界里,只有你能看得到我。」

「那你为什么会存在,在这个世界?」未来的话并不难懂,但是却让人接受起来有点困难。很多的疑问浮现,这好像有点反常识。然而未来的到来,本来不就很反常识吗?我却早已自然而然地接受了。

「...我吗?」晚风袭过,未来的发丝上扬,遮住了脸颊,只能看到她的眼中似乎有悲伤的光,「我...我只是一个思念的产物吧。」

「即使如此,也很高兴能够来到这个世界,遇见你。」未来努力笑了起来,从窗台上轻轻跃进房间,长发席卷了整片月色与忧伤。

也许谜底正在慢慢向我靠近——然而我却越来越明白不了。

 

 


----

思念的产物。真是一个虚幻的东西,然而竟然会真实存在。究竟为何会有这般「思念」,又为何会向我「传达」?我只是这么不断地想着,并没有再向她提更多的问题。

泪痕干了,绷住了脸颊。想想今天真是失态了——未来其实没做错什么吧,大概是我太激动了。想要把她独自占有,只在我眼中出现这种想法,明明并没有过...嗯,没有过。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接受她的说法好了。毕竟也找不到更加合理的解释。

未来葱绿色的裙角在房间门外一晃。她只是在装作无意地看着我吧。但是有一个念头忽然闪过,于是我叫住她:「未来?」

「...什么事?」那个假装路过的未来慌张地退到门口,满脸紧张地望着我。其实她不用这样,我并没有怪她——我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示意她过来:「我想让你把这身...公式服换掉,因为毕竟你与另一个未来是不同的...可以吗?」

「换掉吗...换成什么呢?」未来低下头看了她的裙子一眼,疑惑地问着,好像也略微有点不舍的样子。我扑进衣柜翻腾了半天:「找到了。」

一条很简单的裙子,很纯的白色,除了白色,什么点缀也没有。裙的后摆拖得很长,记得那时候在橱窗里看到它的时候因为这就少女心泛滥了。结果后来觉得太奇怪,买了就再也没有穿过,一直就像记忆一样压在柜子的最底层。「上次你对纯白色的花很着迷,所以我就想...你应该也会喜欢纯白色的裙子吧?」

裙子很薄,轻飘飘几乎没有质量。拿在手里,不禁想起了未来跑起来没有体重的样子。大概因为思念是没有重量的吧。

「试试吗?」未来小心地接过来,在身上比划了一下。不一会儿,她便换好了。果然未来还是适合纯色简洁的衣服,那裙子恰好地符合了她纤细的身形,勾勒出少女美好的曲线,即使颜色不鲜艳也能衬托出她的出众。

「这样的未来很漂亮哦。」解开与耳机等连在一起的红黑发带,我给她换上了透明的发绳。丝绸般的发丝流过指缝,我不禁出了神。

「真的吗?」未来侧过身去拉直裙角,率真地笑起来。「我很喜欢哦。纯白色的。」

 

 


-----

窗外的树木投下的阴影渐渐扩大,叶片上的透明薄层反射出耀眼的淡金色阳光。连绵的积雨云倚靠在天空的边缘时隐时现。风将发丝贴在脸颊上,轻柔中包含着炙热的预示。

梅雨即将结束,空气中有些湿润的气息缱绻。

「夏天,要来了哦。」一边顺着未来落向窗外景色的目光,一边将她的发尾捋顺,我深呼吸了一下,这样告诉她。

「夏天...吗?」未来的眸中闪出惊奇与欣喜交织在一起的光芒,或许其中还夹杂着其他的含义,但是这时的我却只能读懂这些。我好奇地问她:「未来知道夏天吗?」

「嗯,知道哦。」未来站起身,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她现在笑起来越发轻微了,只能偶尔瞥见那一瞬灿烂的容颜,虽然她这样笑也很美,但不知为何我总会感到一丝怅然若失。她缓缓地说着,平静地仿佛不在叙述关于她自己的事:「未来,就是在夏天...的终结之前诞生的。」

「真的吗?」我顿时兴奋起来。夏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而未来就在那时诞生于世——无论如何都让我感到幸运。更重要的是,未来提起了关于她自己的事。这也是我很在意的一点吧。

然而未来只是抿着嘴,简单的应答后便不再言语。接着便是漫长得恐怖的沉寂。我终于按捺不住地将脸凑到她的面前:「未来不开心吗?」

「没有啊。」未来勉强地笑了一下,「只是...只是我觉得,我的出现,并没有给你带来太多的快乐和美好,反而让你变得悲伤了,不是吗?那些你渴望得到的温暖...」

「并不是这样哦。」原来她是这样想的,在为不能使我心情好起来而担忧,我笑了,轻轻揽住她的肩头,触到丝绸般的白色衣裙和薄层下的光滑肌肤。并不是这样,只要你在我身边一直笑着就好。你出现在我世界里的时间很短,即使如此,我也在不知不觉间安然于你的存在,这是我不曾有察觉和注意到的,当我发现了,我已经,再也容不下你被别人知晓了。

但是我只是这样否定了她,那之后所想却只是在心底流转,并没有说出口。或许,或许我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让你明白,来好好传达我的心声。

 

 

 

------

上学的路上。为了避开嘈杂的人群,又或是为了不遇见认识的人,我总是走一条稍稍绕远的小路。

前一天忘记看天气预报了,今天匆匆出门时还穿上了一件薄外套。结果太阳出来后,才发现气温上升了许多,即使是早晨,身上也已经微微冒汗了。

我一边轻声嘟囔着「今天好热」,一边把书包单肩背着脱下外套。没有人帮忙提包,这样的动作稍稍有些艰难。

「是啊,没看天气预报吗?」陌生却又熟悉的女声从背后传来,紧接着一只纤细的手拎住了我的包。我不由得停了下来,却没有马上回头。在最初的一刻以为是未来,然而仔细一听,并不是,那只手也不是她的,就算一样纤细也没有那特征的蓝色指甲油。

那么会是谁?脑袋里并没有其他的人物出现,我还没缓过神来,她便跳到我的面前:「为什么没有反应?我可是这样跟踪了你好几天了哦?」

面前的陌生女孩穿着我学校的校服,长发笔直地披散着垂至腰间,发尾染成深蓝色。这么显眼的颜色,我过了这么几天还没有发现在我上学的路上?背后不禁冒起冷汗。那些习惯讲的寒暄语一时半句也想不起来了。少女倒也并不在乎的样子,潇洒地甩了甩长发:「怎么样?做个朋友吧?」说着,她向我伸出手。

「什么?」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勉强地挤出两个字。少女眨眨眼,证明她确实有此想法。我却不由得踌躇起来。

突然出现,又是突然出现。想起那时未来忽然来到我的生活中的时候,那时的相遇。但是直觉中却感到这时的女孩将与未来不一样。究其原因,我竟说不出理由。也许,只是习惯了未来罢了。

想着,我抬起头,正对上面前女孩的眸子。漆黑如夜,即使如此我还是咬紧下唇凝视着她。她的瞳中始终没有我的影子,但是稍稍有些感觉到她伸出的手有些尴尬地想缩回去,却依然没有这么做。僵持了一会儿,她耸耸肩,顺便收回了手,单肩背包转身向小路的尽头迈步。走了几步,她停下来,回过头:「我叫月隐。」

深蓝色的发尾消失在阳光初降的街角。我怔了一会儿,不知为何觉得有趣,便轻松地踏上接下去的路。

 

 


-------·

「汐颜,一起走吧。」放学了,我故意慢吞吞地收拾东西,然而走出教室还是被人拦住了。是月隐。今天我特意观察了一下,发现她是隔壁班的。之前竟对这么有特点的人没印象,看来我的人际关系又退化了。

此时的她,将长发扎成了单马尾,运动型女孩的模样。她很随意地将手搭在我的肩头。倒也并不觉得很难接受别人对我做出这样的动作,只是总觉得哪里有些违和感。

我别过头去,对上月隐的鼻尖,装作疑惑地问她:「学校不是不可以染发吗?」「哦,这个啊。」月隐宝贝似地将发丝卷在指尖,略带满足地笑着:「我就说这是天生的,谁能把我怎么样啊?」

「是吗...」我含糊地回答着,心里想着她还真是任性。但她似乎看出了我所想,更加地得意起来。

不知不觉走到了早晨的那条小路。在小路的尽头,葱色的身影一闪而过。「未来!」我不禁叫出声,挣开月隐的手臂追过去。未来在我快触到她时站定,缓缓地回过头来:「汐颜,怎么了?」

「你...今天怎么会在这里哦?」

「啊,你是在问这个。」未来若有所思地说着,眼神却越过我向后方眺望着,「我只是偶尔来看看你回家的路...」

「呀,未来又变可爱了!」背后月隐爽朗的声音传来。未来的脸颊上顿时泛起红晕:「月隐,你别闹了。」

我惊讶极了:「你们...你们认识吗?」「当然啦。未来难道不是现在最有人气的孩子嘛!」未来还没开口,月隐就抢先说道。「大家,不都应该最熟悉她嘛!」

未来不置可否地笑笑,眼底却丝毫没有透出半点欣喜的神色。我不禁沉默下来。而月隐将一只手搭在未来的肩上:「这样不是挺好嘛,被大家认可的感觉!未来可以继续好好努力哟!」

我下意识地退后一步。这样看去,就像在欣赏一幅美好的静画。我做不到这样,我知道,因此不能给予未来那些温柔的种种。没想到在面对其他人时所遭遇的困难,在面对未来时也依旧会无所适从。这样真好,可是,却不会让我成为其中的角色。

我迈开步子想从她们身边路过般地逃走,衣角忽然被人扯住了。我赌气般地不想回头,用力挣脱着向前去。前进了一段,那只手还固执地拉着。「要扯坏了好不好...」我无奈地握紧那只手。没有猜错,果然是未来,指尖微微的冰冷触至手心。「月隐呢?」回过头去,月隐竟已不见了。

「走掉了。」未来面无表情地说着,只是嘴角微微有些抽动。而我轻而易举地就能将那细节察觉到。「是吗?」我朝后望去,果然没有了月隐的身影。只是未免也太快了吧。

不管了。既然已经将她的手握在了手心。即使那份心情越来越触及不到,也没有关系,只是想要好好地与你独处。这样想着,我越发地用力于手掌。感觉未来的手正在渐渐变暖,我的心里也有什么在悄悄融化,很细微,很温暖,将那些不知来由的痛楚温柔地包裹住,隐去。

不知不觉将未来的指甲掐进了手心,待我发觉时,未来已经将手抽了回去,然而手心留下了浅浅的红色印痕。「不疼吗?」未来半担忧半不理解地睁大双眼问我,而我只是再度牵起她的手,轻描淡写地说着:「没有啊,走吧。」

「去哪里...」我牵着她的手就奔跑起来。未来的声音流在风里飘过来,细微却清晰。不想停下,却又不知道目的地。就这样恍恍惚惚地跑过了半条街,直到暮色染红了半边天,洒下温和的绛红色光晕。转过身,未来还跟在身后,即使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这令我稍稍感到些许安心。放眼望去,来到的竟是未来曾心心念念想要带我看的那片花海。花朵早已凋零了,草叶都茂盛生长着垂下来触到大地。即使如此,对于这样的景色还是有一点不知来由的感动。我松开她的手,自顾自地跑进草地。茎叶折断的声音清脆地响于足下。我就势扑倒在草地里,草叶的清香扑面而来:「啊——真是大自然的味道呢。」

过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未免太幼稚了点。翻过个身,吐掉嘴里的草叶,余光瞟见未来不知何时悄悄地躺到了我的身旁。听到我翻动时发出的细微动静,未来依旧闭着眼,学着我的语调说:「啊——真是夏天的味道呢。」

我笑起来,也不动声色地轻轻闭上眼躺下。似乎能够感到夕阳的余温逗留在眼皮上的热度。我们什么也没说,只听闻草间昆虫欢快的奏鸣曲枯燥地重复着。原本可以好好享受这份宁静,只是不知为何,心慌得像是有一个天大的谎言将被揭开,而我,将会猝不及防地直面它。我努力地用睡意去掩盖,却使它越来越清晰,在昏沉地入眠的前一刻,终于毫无保留地暴露,冲击着每一条神经。

为什么,月隐可以看见未来?她不是说只有我才可以...

 

[第二章完结]


评论
热度 ( 2 )

© 歌音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