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音咲

✧♬‧*˚花葉縹✧♬‧*˚
翻译/填词
翻译转载请注明译者 填词大概转载禁止

只祈祷在漫长得令人悲伤的夏天,纸上的细小文字能够埋葬在纯白色花海氤氲出的气息里,温柔的仿佛抚过脸颊的歌会静静地在透明的天空中响彻。

【原创/无意义】织雪者

太可爱的故事又太心疼了。

夏_Aria:

*偶尔也想写写自己所感受到的东西
*伪童话真废话
*没有意味不明的诸如“也”“一样”“差不多”一类的托词,只是不够爱而已。
只是不够爱而已。
*同系列《捕风者》http://ariasuzuransummer.lofter.com/post/1d05ee9d_b7d2b7f



雪花的生命是非常短小的吧?
哎?
猫儿惊诧地看向雪兔。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一下子就融化什么的,不是太寂寞了吗。小兔子可怜巴巴地摊在草坪上,眼睛红红的。虽然它一向眼红。
你瞎操心什么呢,猫儿踮着优雅的步子朝她走过来,收起利爪的肉掌软乎乎地揉揉她耳朵。
因为雪花是很多很多一起纷纷扬扬下下来的吧?大家都是一个集体但是每个人都独一无二这样?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朋友,所以 大家都很开心啊,不会寂寞的。
大家都在一起……不会寂寞的。
是这样吗?


小兔子出生在很寒冷很寒冷的北国,北国总是纷纷扬扬地落雪。
可小兔子出生的时候恰巧是在盛夏,一落地就是柔软的草,空气的温度清而不冷,刚刚好。
可她偏喜欢雪的冰凉。也因而同兔群不太亲近。兔子们都是喜好温暖的小甜饼儿,他们每到雪国的冬天就会搬进与世隔绝的深山里,山谷里有常年不息热气腾腾的温泉,四季温暖,姹紫嫣红。

真是人间仙境呀,可小兔子不喜欢。她偏喜欢雪的冰凉嘛。

既然兴趣爱好不合也没有必要逼迫自己去和大家相处吧,喜欢雪的小怪胎可舍不得这雪,每年冬天她便独自居住在兔子洞里,看一整个冬天的雪。



我为什么没有生在冬天呀——
她耷拉着耳朵问小熊。小熊可切实地生在冬天里,一睁眼就是整个白色的世界。

听起来很可爱的呀,棕色的小小团子在雪地里打滚,身上有雪的冷冽与泥土的芬芳。

小熊拍拍她脑袋,他不怎么擅长言辞,小兔子看他呆呆愣愣地坐着,总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是小兔子认真地相信,小熊是喜欢她的。因为是每天都一起玩耍的朋友嘛。那天她在雪地里滚着滚着,掉进山洞,结果就撞上了团成一团冬眠的小熊先生。

小熊先生可真暖和,小兔子也很暖和。这是大雪纷飞里不曾感受过的、如同孤岛盏等一样的暖意。

于是小兔子就学着把自己团成团子,和小熊团在一块儿饱饱地睡了一觉。

然后他们就成为了朋友,小熊先生也喜欢玩雪,这对小兔子来讲再好不过。打雪仗也好堆雪人也好,小熊先生搓的雪球可比小兔子大多啦,虽然老在打雪仗的时候将小兔子砸翻,不过堆雪人的话可真有利呀。

“小熊先生!”

但是今天也是这样,和小兔子排排坐在雪地里喝下午茶的时候被别的孩子唤走什么的。小熊朝不远处的雪豹和狐狸挥了挥手。

“那今天就这样吧,”小兔子体贴地抖抖耳朵窜起来,她本来是想给小熊一个告别拥抱的,但是大概是因为体型差有些大的缘故,小熊先生并没有注意到:“我去找狗狗啦。”

“嗯,你好好玩喔。”

小熊先生应着,黑色的眼珠埋在褐色绒毛之间,珍珠般闪烁。



生在冬天有什么好的,小袋鼠不大理解地哈了口气。天可真冷呀——你瞧小袋鼠舌上缭绕的白色水雾几乎要和雪色融为一体呢。天鹅在她们身后慵懒而漂亮地伸长脖颈,羽翼笼住两个小家伙。

因为冬天很棒啊……很厚很大的雪喔。小兔子解释,像世界给你盖上了一床暖暖的棉被呢。

给你一个拥抱不就好啦?小袋鼠比小兔子稍微大那么一点点儿,她的怀抱也比小兔子暖那么一点点儿。

小袋鼠比小熊先生活泼热情,小袋鼠喜欢她多一点儿。她俩认识那会儿冬季快要过完冰雪即将消融,小袋鼠就看着小兔子一脸难过地扒拉扒拉积雪堆成小山堆试图推了走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需要帮忙嘛兔子小姐?你超级可爱啊。”

但是小袋鼠并不是本地的居民,她自温软的南国移居至此地,与时常南北迁徙的天鹅姑娘早就认识。她们能操着温温软软的南方方言讲话,小兔子听不懂。

就像此刻她俩在风雪里轻声吟唱起了一首歌谣,调子和歌词都温温软软,虽然小兔子没能听懂。

于是小兔子悄无声息地自天鹅翅膀下窜了出去,她俩唱歌真好听啊,尽管听不懂也是天籁般的调子,我可不能破坏这片漂亮而完美的雪花。



雪花是小兔子很喜欢的比喻,你瞧呀,这世界上可还有什么,比雪花要精巧,比雪花要圣洁,比雪花要玲珑,比雪花要璀璨?

再没有的啦,它的花纹真好看啊。

小兔子缩回洞里,望着兔子洞外纷纷扬扬仿佛永无止境的雪想。虽然明天大概雪又要埋掉洞口了,不过小兔子还是觉得它很温柔。

很温柔很温柔呢,这个喜欢我的世界。



今年要举办祭典呢,有很盛大的晚会,还有舞会喔。

这个消息如纷纷扬扬的雪一样,很快将整个北国覆盖。

舞会呀,小兔子快活地在雪地里转圈圈。

大家一起玩的话应该会很开心吧。

想让他们因为我而变得很开心,想让他们夸赞我,想让我成为他们所看见的对象。

小兔子苦思冥想了一整晚,第二天红眼睛就更红了,但是看不出来。
你瞧呀,这世界上可还有什么,比雪花要精巧,比雪花要圣洁,比雪花要玲珑,比雪花要璀璨?
我想穿上,由雪花织成的舞裙。那只存在于北国神话里的,雪山深处雪的妖精所穿着的织物。
因为是朋友所以想要为他们而闪亮呀。

小心翼翼地翻过高耸山岭也好,小心翼翼地滑过冰封长河也好,小心翼翼地踩着树枝蹦哒过泥沼深坛也好,小心翼翼地攀着绳子滑下峭壁也好。
小兔子其实是很害怕这漫漫长长而不见终点的白色旅途的。但是她想想友人们和煦明媚的笑容,她就什么也不怕了。裹紧脖子上的长围巾,她孤身在这漫天风雪里蹦哒着去向远方,去向雪山深处。
她以为自己拥有全世界呢。

也许是这漫天大雪对她偏爱些吧,小兔子最后,真的于雪山深处找到了雪的妖精。
巨大峡谷里静静生长着冰凌簇拥而成的花,它们蜿蜒生长,绽放出一片片飘扬的雪花。待这雪花落地,又是一场纷纷扬扬的雪。
而静静酣眠于花丛之中最大朵的冰凌花上的,那就该是雪的妖精了吧。
她真可爱啊,头戴小巧而柔软的白色尖顶帽子,脚蹬小巧而柔韧的白色小短靴。而最夺目的——小兔子屏住呼吸——是她身上那条由雪花缀连而成的长袍。由无数片雪花层层叠叠相互勾连而成的精巧织料巧夺天工。
不,不如说这就是神亲手打磨的工艺品。
雪的妖精便在此时突兀地睁开了眼睛,湛亮的碧色双眸像嵌了对宝石,有着明亮的雪光。
你是来学习织雪的吗,小兔子。
妖精开口问,声音如北风般清冷而萧条。
雪的孩子从不吝啬,只是织雪这件工作,太需要耐心与时间了。
我有耐心的!妖精小姐请务必教教我!小兔子急切地说,拽拽脖子上的围巾示意。你看,这个是我自己织的噢!我有耐心做针线活儿!
于是雪的妖精点了点头,告诉小兔子如何自未盛开的冰凌花里撷取出雪的精魄,又耐心教她如何将雨线穿进冰针、如何自雪花的缝隙里穿针引线并且不破坏雪花原有的精巧花纹。
小兔子很聪明,可是她手实在笨拙,时不时扎破一片雪花又不得不重来。可是穿针引线撷取原料都是非常耗费时间的工作。何况她要织起的雪花,是千万片呢。
要赶不上舞会了呀。
这样担忧着,小兔子不眠不休地织着她的舞裙。
幸好眼睛是红色的,就算再怎么熬夜也看不出来,就算被针扎破手掉再多眼泪也看不出来的呀。
何况看见手中渐渐成型的白色织料,小兔子便由心底地,感受到十二万分的幸福与安心。
会被好好喜欢的,一定会的。


小兔子赶回来的日子,正赶上舞会当天。
她急急忙忙地跑去了舞会所在的冰场,幸好幸好,一切都没有开始呢。朋友们三三两两地聊着天。
去吧,让这条精巧而美丽的裙子在舞会上绽放出最灿烂的光呀。

那边小熊先生正握着高脚杯喝黄油啤酒,同身边的狐狸有说有笑。
小熊先生!
小兔子拎起裙摆朝他奔来,小熊先生低头看向她,她是那么小,整个地裹在盛开的雪花裙摆里,她真可爱啊。
但是小熊先生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有些木木地看向她,一如既往。
“好久不见了小兔子,你也来舞会了啊。”
“嗯!”
小兔子拎着裙摆转了个圈圈,她有好多想问的问题呢,我的裙子好不好看我走了这么多天你想不想我还有要不要一起跳舞呀?
“那祝你玩的开心喔,我和狐狸先去跳舞了。”
可是没有赶上呢。
小熊先生说完,牵着小狐狸的手进了舞池。
……诶?
什么嘛小熊先生,他都不夸我裙子好看的……
明明知道小熊先生没有要注意到她裙子的与众不同的义务才对,可小兔子眨巴眨巴眼睛,有点点儿沮丧。
没事的啦,小熊先生大概不好意思吧。
不远处的小袋鼠朝小兔子的方向蹦哒过来,一个热烈的拥抱直接压下来。
“嗨呀小兔子好久不见啦!你这条裙子真好看啊。”
诶谢谢!小兔子的负能量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啦,她看见小袋鼠温暖的笑脸就止不住地跟着傻笑。
那要不要……
未完成的句子在被远处一声悠长的叫喊截断。
啊抱歉抱歉,天鹅小姐在那边叫我呢,先失陪啦。
小袋鼠来得像一阵风,去得也像一阵风呢。
小兔子笑笑,想。
没事儿的,她和天鹅小姐在一起的话可以跳南国的舞蹈,像水蛇一样曼妙温软的舞呀。

但是我……要找谁跳舞呢?
鸽子小姐前段时间因为一粒糖果和和小兔子拌了个嘴现在气氛有点儿尴尬、从小一起长大的狗狗也在冬初时搬家。兔族的兄弟姐妹也早就搬去了温暖的温泉山里……
其实只有我一只兔子,心甘情愿地裹在这冰凉的冰天雪地里呀。
这样的话就有点遗憾了……明明要跳起舞来,由雪花织成的裙摆才能绽放啊。

吧嗒吧嗒,有什么东西落下来了。
小兔子低头看去,眼睛里有豆大水珠滚烫,掉在裙摆上,弄坏了织好的雪花纹路。
明明是一针一线仔细织起来的,可是热热的水珠打在上面,就融化了。
太脆弱了,一下子就融化了什么的,不是太可怜了吗?
就算是大家在一起,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也会融成一片黏连,泯然不见的。
如果不仔细看的话,雪花其实没有独一无二的啊,都是一模一样,小小一朵,微不足道。

猫儿在女伴的簇拥下走来,她朝小兔子打了个招呼:“嗨小兔子,你怎么呆立在这儿。”
小兔子愣愣地晃了晃耳朵。
猫小姐,你能不能帮我看看,我有没有要哭的样子?
猫小姐端详她半晌。
怎么啦?
没事儿,你看看嘛。
没有呀。
什么都看不出来嘛,因为你的眼睛,本来就是红色的啊。

-fin

评论 ( 1 )
热度 ( 11 )
  1. 歌音咲玥_Aria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的故事又太心疼了。

© 歌音咲 | Powered by LOFTER